一窥后新冠时代的校园生活:亚洲谨慎重返校园

这个最早受到新冠病毒袭击的地区一边做好防疫保护,一边重新开放

六月 9, 2020
Teachers wearing face masks take part in a drill at Beijing University of Chemical Technology on May 27, 2020 in Beijing, China. The university carried out an epi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drill on Wednesday in preparation for its reopening.
Source: Getty

点击阅读英文原文


在亚洲一些地区,谨慎的师生们戴着口罩又开始将教室、实验室和宿舍挤得满满的。如果新冠病毒的传播继续得到控制,中国大陆、香港、澳门和新加坡的大多数大学预计将在2020/2021学年至少开放部分教学活动。

与此同时,台湾的大学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大部分时候都保持开放,仅在2月份中断了几周。台湾成功大学(National Cheng Kung University, NCKU)的校长苏慧珍(Huey-Jen Jenny Su)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亚洲场直播活动中表示,该校已经采取了设置筛查设施、规范学生体检、发放口罩等社交隔离措施。她说,这是每个人都应学会控制疾病的关键时期。

尽管如此,管理人员仍在为可怕的第二波感染做准备。许多亚洲院校将继续同时开设在线课程,以防校园再次关闭。远程教育也将使海外学生受益。由于严格的旅行禁令,成千上万的海外学生不太可能很快重返校园。甚至亚洲邻国之间的往来也受到限制,非本国居民可能被禁止入境。

整个亚洲地区的机构都在努力平衡疾病预防和恢复正常校园生活之间的压力。

在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周围走一走,你会发现校园最近比平时安静,但仍然充满活力,对游客开放。教员们都回到了办公室,住宿学院的部分校舍已经满了,博物馆正在展出中国水墨画。不过,每个人脸上都戴着口罩,每个走廊里都有电子温度计和洗手液。

港大副校长(分管教学)伊恩·霍利迪(Ian Holliday)在有关抗击新冠病毒的一场线上对话中表示:“我们从未实行过闭校,我们实施限制措施,我们现在正向前看。”

“香港人在应对危机方面堪称模范。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使用口罩,关注科学并根据科学采取行动,总是负责任地行事。”他对泰晤士高等教育这样说,“更广泛的社交环境并不是那么具有挑战性,这一点显然是关键。我们正在采取非常谨慎的措施,让学生重返校园。我们能这样做,还是因为香港的社会状况比较好。” 港大将在暑期课程及秋季学期采用混合教学方法,“逐渐恢复部分的面对面教学”。

新加坡国立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NUS)于6月2日恢复校园生活,这是该国停用“阻断器”的第一天,阻断器是封锁的代称。

陈永财(Tan Eng Chye) 校长在接受泰晤士高等教育采访时表示:“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我们看到给学生提供充满活力的校园体验的巨大价值,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确保这一过程安全而谨慎地进行。”

当学生们8月份开学时,他们会检测体温,所在位置也会通过一个全国性的数字签到系统被追踪到。根据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应急信息网站,他们将乘坐公交车往返于教学、研究和居住的特定区域。以实验室为基地的研究人员已经回到校园,实行交错轮班,而行政人员则尽可能在家工作。

在中国大陆,返校工作从4月份开始。据中国媒体报道,截至5月底,仅北京就有90多所大学、学院和职业学校在实行体温测量和消毒规程。例如,在北京化工大学(Beijing University of Chemical Technology),将在教职工中进行测试,而学生在进入宿舍前需要扫码。清华大学等北京高校则从6月6日起允许学生返校。

位于苏州东部的西交利物浦大学(Xi’an Jiaotong-Liverpool University,XJTLU)将在秋季学期同时提供所有线下和线上课程。

“这种‘远近结合’的授课方式能够给每个人提供最大的灵活性,”西交利物浦大学国际招生与学生服务办公室主任柯斯蒂·马丁森 (Kirsty Mattinson)对泰晤士高等教育如是说,“如果学生在学期开始时还在校园里,那么他们可以直接去上课。如果他们返校延迟,就可以在线学习,回到苏州后可以无缝切换到课堂体验。”

中国在今年1月首次报道新冠病毒案例,目前的感染率远低于西方国家。中国内地和香港每日新增病例数均为个位数。在台湾和澳门,这一数字几乎为零。

新加坡的病例数要高得多,不过大多数病例都发生在劳工宿舍,与公众隔离。每天新增的“社区感染”(不包括宿舍)数量仅为个位数或较低的两位数。

亚洲其他地区的情况就不那么乐观了,从日本到印度,大学大部分仍处于关闭状态。

即使是最谨慎的国家也可能再次封闭。韩国曾被誉为广泛检测和严格隔离的典范,但在5月底又一批新冠疫情暴发后,韩国不得不改变决定,停止重新开放学校。

新加坡国立大学的陈校长说:“世界各地的大学正在仔细评估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间重新开放校园的选择。”“可以理解,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因为它影响到学生、教职工及其家人和周围社区人员的健康和安全。重要的是,做出此类决定时必须咨询公共卫生专家、采取防疫措施,并符合国家及城市复工政策。”

joyce.lau@timeshighereducation.com

本文由陈露为泰晤士高等教育翻译。

后记

Print headline: In Asia, new normal starts to emerge

请先注册再继续

为何要注册?

  • 注册是免费的,而且十分便捷
  • 注册成功后,您每月可免费阅读3篇文章
  • 订阅我们的邮件
注册
Please 登录 or 注册 to read this article.

相关大学